法院执行局工作人员曾来到工地
2018-07-01 11:17
来源:未知
点击数:            

长沙市纪委的调查材料显示,宁乡县人民政府解除与虹霖公司的合同后,沩水大桥建设用地土地证一直在虹霖公司名下,宁乡县人民政府未采取任何措施着手收回该国土证。

王一虎称,长沙县人民法院冻结土地后,法院执行局工作人员曾来到工地,并告知南洋公司在他人土地上施工是违法,这个众所周知,难道因为是重点工程就可以违法施工?王一虎称自己不愿意干违法的事。

王一虎认为判决让他一直无法理解,项目用地国土证是虹霖公司的,并非南洋公司的,长沙县人民法院最初认定南洋公司在他人土地上施工是违法的,必须停工,难道自己停工错了?

随后,虹霖公司与宁乡签订沩水大桥投资经营授权合同书。2004年9月,宁乡县国土局将大桥项目用地的国土证办理给了虹霖公司【湘宁(1)国用2004字第247号】,之后虹霖公司一路诈骗东窗事发。2004年12月6日,宁乡县人民政府解除了与虹霖公司的合同。

该案在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二庭审理。2012年10月23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下发(2012)湘高法民二初字第五号民事判决书。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南洋公司从未向宁乡县人民政府提出过,项目建设用地使用权被冻结已对其投资建设造成过影响,也没有要求宁乡县人民政府解决项目建设用地使用权被冻结的问题,如果项目建设用地使用权被冻结之后,确实对项目的建设造成了不利影响,按常理,南洋公司不会对此只字不提。

纪委调查认定宁乡县人民政府未及时收回国土证有过错,南洋公司在他人土地上施工被基层法院叫停。

南洋公司认为宁乡县人民政府违约在先,未处理好项目用地的国土证问题,故而未将第二期项目资金打入宁乡。而宁乡县人民政府认为,项目建设用地权证被冻结不是宁乡县人民政府的违约行为,对南洋公司履行合同没有任何影响。

最高人民法院审理认为,虽然项目建设用地使用权在2005年4月被湖南省长沙县人民法院冻结,但冻结的仅是该使用权的流转,并未影响该项目用地上的施工行为,且直到2006年6月项目用地仍在正常施工,整个项目建设未因项目建设用地使用权被冻结而受到影响,南洋公司亦从未向宁乡县人民政府提出过项目建设用地使用权被冻结而受影响。

王一虎保留了宁乡县委办公室2005年印发的两份会议纪要,内容称要尽快妥善处理好项目土地使用权的问题,项目工程进展中如果因有关手续未完善造成的责任由甲方(宁乡县)相关部门单位承担。

王一虎称,施工时南洋公司与虹霖公司已无任何瓜葛,宁乡县人民政府已解除与虹霖公司的合同,南洋公司此时在他人的土地上施工是违法的,宁乡县人民政府就没有这个意识吗?就因为是重点工程就可以违法吗?

中国经济网长沙2月19日讯(刘星) 这是一次了无声息的冻结,以致王一虎(化名)在他人土地上施工时被法院告之违法。接下来,王一虎因拒绝违法施工而陷入困境。

虽然宁乡县人民政府之后签订了与南洋公司的合作协议,但南洋公司2005年入场后遭遇了长沙县人民法院的突袭。

虹霖公司不愿意放弃该项目,邀请湖南南洋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称南洋公司)介入该项目。南洋公司有实力,2004年注册成立湖南省沩水大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并将2000万元打入宁乡。

这个重点工程的项目用地之所以出现一地两证,宁乡县国土局土地变更登记审批表显示,其依据是根据2005年5月(宁乡县委)两次专题会议纪要。

2013年6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下发(2013)民一终字第7号民事判决书,维持原判。

长沙县人民法院执行局工作人员写明上述情况属实,特此证明,并加盖了该院公章。

实际上,宁乡县相关部门并没有承担相关责任,在未解决项目用地国土证的前提下,宁乡县人民政府认为王一虎未按要求将3000万元项目资金打入宁乡,属违约,之后与其解除了合同,将其清场。最后引发王一虎将宁乡县人民政府告上法庭,要求赔偿相关损失。

宁乡县人民政府此时也感觉到不能施工引发的影响。宁乡县人民政府2006年2月14日给长沙县人民政府发文,称冻结严重影响了该重点工程的顺利实施,使得工程各项工作受到很大干扰。

2001年,宁乡县人民政府立项修建沩水大桥。长沙市纪委书面材料显示,2003年,宁乡县人民政府招商不慎,引进了一个空壳公司湖南虹霖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称虹霖公司),项目一直无法启动。

南洋公司负责人王一虎称,长沙县人民法院执行局工作人员来到工地,要求南洋公司停工。对于施工是否合法,南洋公司出示了2011年9月1日写给长沙县人民法院执行局的文字材料《关于请求证实执行冻结宁乡沩水大桥建设用地有关情况的报告》。

王一虎称,此时,宁乡县逼迫南洋公司开工,并要求缴纳第二期项目资金3000万元。

2005年,宁乡县委召开办公会议,收回了虹霖公司的国用2004字第247号国土证,并将该证所涉土地的国土证颁发给湖南省沩水大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致出现一地两证。这一决定最后被认定是错误的,长沙县人民法院书面告知宁乡,不得擅自处理已冻结的财产,否则将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

两级法院认定土地冻结不影响施工。

该报告称,我公司在建设沩水大桥项目期间,贵局下发裁定,将湘宁(1)国用2004字第247号国土证依法冻结,在执行中告知了我司此大桥建设用地属虹霖公司,在已冻结的他人土地上施工,属违法行为。为进一步澄清这一事实,特请贵局对上述事实客观证实。

而虹霖公司实施诈骗手段骗钱后将国土证抵给了他人长沙县的一家建筑公司。2005年4月11日,长沙县人民法院冻结了该项目用地。

但宁乡一直未收回虹霖公司的湘宁(1)国用2004字第247号国土证,导致后患无穷。

宁乡县国土局两次致函长沙县人民法院要求解冻项目用地未果后,2005年8月,宁乡县人民政府书面请求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撤销长沙县人民法院对项目用地的冻结,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了宁乡县人民政府的请求。最后,宁乡县撤销了办给湖南省沩水大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国土证,又恢复了虹霖公司的国用2004字第247号国土证。长沙市纪委的调查材料显示,此时工程被迫停工。

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王一虎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不予支持。王一虎不服上诉至最高人民法院。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xinzf.cn六合彩主页,六合宝典,2018香港马会精准资料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