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清军和他的四川老乡们居多
2018-06-08 09:24
来源:未知
点击数:            

“肺里有毛病了,都是在煤矿里吸的黑尘。”梁清军无奈地摇摇头。

梁清军和工友们每天都要吃药治病,每月的治疗费3000多元,多数患者都欠了不少外债。但是,致使他们患上尘肺病的煤矿,却在数年内不予赔偿。

对他们来说,这笔钱只能稍稍缓解生活难题。今后的巨额治疗费与漫长人生岁月的生存成本,将是他们难以承受的重负。(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杨昌平)

表面上看,他们与正常人并无两样。但是,不时传来的咳嗽声,却提醒大家,他们是一群尘肺病人。上午10时,在房山法院,16名患尘肺病的矿工领到了120万元赔偿款。对来自四川的16名工人来说,这笔钱是救命钱。

执行过程一波三折。由于煤矿已关闭,井下设备早已变卖,很难查到可供执行的财产。房山法院执行庭法官张胜自2012年1月5日开始,多次寻找煤矿矿主。最终,煤矿的受益人支付了80多万赔偿金,有关部门也拿出30余万,共计120万元。

得知能拿到赔偿款,50多岁的矿工蓝天忠买了张站票,拿了个马扎,乘火车来到北京,然后和工友们会合。拿到8万元赔偿时,蓝天忠眼里泪花打转,他现在欠了3万元外债,两个孩子正上大学,生活已经陷入困境。

患者们先后把煤矿告到法院,拿到胜诉判决后,包括梁清军在内的16名煤矿工人,向房山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40岁出头的梁清军在北京一家煤矿干了15年,当年初到京城时,他是个身体强壮的小伙子。如今,他已被鉴定为尘肺病,为七级伤残。“你从表面上看不出我有问题,但是,我现在干不了重活,稍微一用力就气短,出去找工作没人要,只能看看大门。”梁清军说。

在煤矿的矿工中,梁清军和他的四川老乡们居多。尽管已返回四川的大山之中生活了几年,但他们的身体依然无法复原。梁清军介绍说,老家山清水秀,环境优美,而且他也不吸烟,按理说不该咳嗽。但是,他每小时都会突如其来的咳嗽一会儿,一咳嗽就要吐痰,痰的颜色都是黑的。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xinzf.cn六合彩主页,六合宝典,2018香港马会精准资料版权所有